中国文明网总站 | 要闻 | 联盟联播 | 文明播报 | 主题活动 | 讲文明树新风 | 文明创建 | 道德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 | 专题报道 | 工作展示 | 南通文化
创建苏中根据地 抗击日伪保家园
发布时间: 2018-05-02 10:33:00     来源: 南通文明网     [关闭]

  南通老区是江苏最早、坚持时间最长、历史贡献最大的革命老区,老区范围达到95%以上。南通老区人民倾其所有地支持人民军队,为革命胜利和新中国建立作出了重大贡献和巨大牺牲。今天我们继续讲述南通老区的抗战故事,一起传承这笔巨大的精神财富。

   

  我抗日武装在苏中地区打击日伪军。 

  一支特殊武装贯彻统一战线 

  1940年,新四军挺进苏北抗日,使这一带军事政治形势发生重大变化,特别是通过黄桥反摩擦战斗,消灭了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的主力,迫其残部困守兴化,为我军坚持苏北抗日斗争扫除了障碍。其时,在沿江及里下河一带,驻有一部分地方实力派武装,这些部队是国民党非嫡系部队,在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下,经过陈毅等领导同志的多方工作,表示中立,经反复磋商,决定在新四军与地方实力派驻地之间设立缓冲地区,在这一地区内驻防一支双方都可以信任的部队,于是联抗部队应运而生。

  10月10日,“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直属纵队、鲁苏战区游击指挥部第三纵队联合司令部”在曲塘成立,部队佩戴“联抗”臂章,黄逸峰任司令,周至堃(兼参谋长)、李俊民任副司令,张孤梅任政治部主任。其队伍组成,以新四军的一个连为骨干,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和江苏省保安一旅各送了一个连,并争取收编了国民党泰县第六区(白米)和第七区(曲塘)的两个区常备中队。在我地下党动员下,不少知识青年和工农群众纷纷投军,不到一个月时间,官兵即达千余人。部队编为4个大队,驻地曲塘、白米一线,作为新四军与李明扬、李长江和陈泰运部的缓冲地带。

  联抗部队人员来自四面八方,为加强政治思想工作,连队建立了政治指导员制度,设置了文化教员,并开设干训队,从事军事干部的训练。对地方工作,则派出民运工作组,协助地方党组织建立动员委员会。为了广泛开展宣传教育发动群众,还创办了《联抗报》。

  1941年2月13日,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副总指挥李长江率部公开投敌,就任汪伪第一集团军总司令。新四军一师发起了讨李战役,联抗部队参加了这次战役。讨李战役是联抗部队初次参战,部队虽略有伤亡,但经受了很好的锻炼,在群众中也产生了良好的政治影响。此后,联抗部队转入农村,坚持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不断袭击敌人,粉碎了日伪侵占我中心区的阴谋。

  1944年9月,联抗部队胜利完成历史使命,10月宣布撤销,黄逸峰调任苏中第一军分区司令员,联抗原属一团编为苏中军区特务五团,二团编为紫石县独立团,开始了新的斗争。刘少奇同志曾特别指出,山西“新军”和苏中“联抗”是存在于敌后的两支执行特殊任务的党的外围军,它在特定时间内于特定地区去完成主力部队一时尚不能完成的特定任务,这是贯彻统一战线政策的一个创造。

    

  我抗日武装在苏中地区打击日伪军。 

  军民血战三日保卫重镇掘港 

  1940年岁末,朔风凛冽,苏北沿海重镇掘港。

  陶勇奉新四军苏北指挥部陈毅的命令,率三纵主力部队七团西开海安,参加曹甸战役,掘防空虚。与日寇早有勾结的顽游击第六纵队司令徐承德认为有机可乘,以十倍于我兵力,倾巢进犯掘港,企图一举消灭我新四军三纵留守部队和党政机关。

  我党在国民党保安一旅二团任政治处主任的周一峰得到情报后,立即将情报送到掘港。掘港党政军民迅速行动起来,构筑防御工事,指战员弹上膛,刀出鞘,严阵以待。12月27日,晓色未开,掘港郊外,枪声骤起。敌人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潮水般地向我发起猛烈进攻。我军以密集火力击退了敌人3次冲锋,毙伤敌人多名。但在镇东北角,一股偷袭我临时司令部的敌军,俘我后勤人员五六十人。我游击第三旅旅长茅理急调兵力赶去救援,击退敌人,救出了被俘人员。当日晚,留驻掘港的我三纵五团连续向西南面敌人出击,缴获甚多。掘港镇居民夜不闭户,门前红灯有悬,蒸馒头,烧开水,冒着枪林弹雨,支援火线上的子弟兵。

  激战相持到第二天,我军听说援军将至,欢欣鼓舞,士气更旺。午后,探知徐承德司令部在我南线阵地正前方,我六团两个连直插敌阵,杀伤大量敌人。

  正当掘港军民与敌浴血奋战时,陶勇司令员率七团分水陆两路日夜兼程,火速回援,并采取了“围魏救赵”之计,分兵攻打徐承德匪部老巢——石港镇。

  29日凌晨,徐承德得知石港镇老窝被端,气急败坏,亲自督战,作失败前的最后挣扎。我三纵参谋长张震东身先士卒,手舞大刀,率战士跳出战壕进行反击。敌人眼着抵挡不住,临逃之前在掘港周围放起火来,随即向启东方向溃退。我军分头紧追不舍,在包场一带,七团与五、六团会师,合兵一处协力追击,将徐承德匪部主力全歼于启东汇龙镇,仅徐承德和少数残兵败将落荒渡水,逃往崇明。

  掘港保卫战,我军以寡敌众,血战3日,粉碎了敌人的阴谋,保卫了新创建的抗日民主根据地。

   

  延安《解放日报》的相关报道。 

  地方党的组织在斗争中发展 

  1940年,陈毅、粟裕指挥的新四军部队北渡长江,开始创建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民主根据地,其中,第一纵队叶飞部到达如皋西部的卢港、江安一带。与此同时,中共江北特委委员赵毓华、钟民、周一峰等为配合新四军继续东进,也到达如西地区,与陈毅及叶飞部取得联系。9月中旬,中共江北特委撤销,中共如皋中心县委在卢港成立。县委由书记钟民及洪泽、周一峰等组成,领导如皋、南通、启东、海门、崇明5个县的工作。5县中,只有如西地区为我新四军控制,其余4县党的活动仍处于地下。

  如皋中心县委成立后,在中共苏北区委员会的领导下,配合新四军部队,与如皋县政府一道,在如西地区建立了江安、石庄、卢港等6个区政权,委派了区长,积极贯彻抗日民主施政纲领,发动群众开展减租减息,组织起农抗会、青抗会、妇抗会等群众抗日团体。

  黄桥决战后,为贯彻中央发展苏北的方针,进一步开辟通如海启抗日根据地,陈毅邀请爱国民主人士季方去掘港镇,并派陈同生同行,召开通如海启地区国民党党政军负责人联席会议,成立江苏省第四区抗日游击指挥部。10月下旬,应苏四区群众团体的电请,陶勇、刘先胜率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三纵队进驻掘港。

  如皋中心县委随新四军东进掘港后,改为南通中心县委,仍由钟民为书记。在新四军第三纵队的支持配合下,南通中心县委季方出面在掘港镇召开了各阶层代表会议,通过了《告苏四区民众书》,任命了南通、如皋(东)、海门、启东4个县的抗日民主政府县长。

  根据上级党的指示,南通中心县委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斗争,加强党和政权的建设,到1940年底,共建立了3个县委、16个区和区工委、51个支部,党员发展到443人。在掘港保卫战中,南通中心县委发动掘港镇上民众,赶做烧饼、馒头运上火线,大力支持新四军击溃来犯之敌,为保卫掘港作出了贡献。

  1941年3月,中共苏中第四地方委员会成立,南通中心县委遂撤销。

  反“扫荡”打出新四军军威 

  苏中四分区抗日根据地的创建,使日伪惊恐不安。1941年12月初,日伪纠集兵力,对新四军一师首脑机关所在地丰利地区,进行所谓重点“扫荡”。一师三旅八团和分区特务营集结于丰利东南的花市街一带,伺机歼灭来犯之敌。

  12月8日晨,掘港北犯之敌日军林辛七中队的两个分队和伪军五师、七师各一部到达管家庄桥,进行火力侦察。分区特务营在丰东区山市乡游击队配合下与日伪周旋,边打边撤。午后,日伪被引入八团伏击圈内,一声令下,八团的轻重机枪一齐向日伪横扫。日伪龟缩到双灰山,被八团包围起来。晚上7点,八团发起总攻,歼敌大部。此战,击毙日军分队长以下30余人,俘2人;击毙伪团长以下300余人,俘190余人。

  1942年初夏,侵占海门的日寇增调大批兵力,从麒麟镇据点沿公路向东,进犯悦来、三阳等集镇。6月2日,七团得到确切情报,三阳镇来了3卡车日伪军,还抓来大批民夫,准备第二天下乡修公路。当夜,七团参谋长朱传宝带领一营指战员悄悄进入斜桥以东的阵地。

  第二天8点多,70多个鬼子、130多名伪军携带一门平射饱,由日军警备队长新野率领,押着民夫,离开三阳镇,沿公路东去。他们走走停停,修补损坏路面,由于人手不够,伪军也被逼着干活。这时,新四军侦察员化装成农民在斜桥东沈公路旁的田间干活,鬼子正愁修路的民夫太少,一见有人立刻追去。鬼子被“逃跑”的“农民”带进三连的阵地。“哒、哒、哒”,三连的机枪突然开火,一下子就撂倒好几个。鬼子端起“三八”枪号叫着扑来,三连指战员又甩出一排手榴弹。

  日军头目新野老奸巨猾,听到前面打响,并不马上增援,而是命令用平射炮向三连阵地射击,进行火力侦察。过了一会儿,见我火力不猛,才带领30多个鬼子向三连阵地冲来,钻进了新四军的“口袋”。伏击圈西北角一、二连阵地上的重机枪手沉住气,待敌人靠近了突然开火,东面三连的轻机枪也一齐向敌人扫射,然后冲锋号吹响,一营的几百名战士从西、北、东三面围上去,与鬼子展开白刃战,半个小时将鬼子全部消灭。

  9月25日,日寇南浦旅团五十二大队大队长保田中佐纠集三余镇据点日伪军分路向白龙庙、二窎进犯,七团奉命在谢家渡附近阻击。12时,南通警卫团在白龙庙东侧与日伪军接火后,边打边撤。敌进占白龙庙,并以一部分兵力追击南通警卫团。七团团长严昌荣、政委彭德清等判断敌酋保田必定取道谢家渡进犯二窎,便按兵不动,并做好战斗准备。果然,午后追击南通警卫团之敌回转头,会同白龙庙的大部队急速向二窎方向进犯。

  正当日伪向北过河时,五连在谢家渡两侧用重机枪咬住敌人。3时许,团长严昌荣下令发起攻击,以火力压制南岸之敌,封锁渡口河面,已北渡之敌迅速被歼。七团四个连又从东西两侧涉水过河,迂回包围了南岸之敌。黄昏时分,战士们与企图突围的鬼子展开近战,至26日凌晨2时,除少数残敌在烟幕、毒气掩护下逃跑外,绝大部分被歼,击毙日军保田大队长以下70余人。

  双灰山、斜桥、谢家渡三次反“扫荡”战斗,打出了新四军的军威,震慑了日伪。 史志

中国文明网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