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 要闻 | 联盟联播 | 文明播报 | 主题活动 | 讲文明树新风 | 文明创建 | 道德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 | 专题报道 | 工作展示 | 南通文化
宣传干部回乡记征文|回故乡
发布时间: 2018-02-27 15:25:00     来源: 南通文明网     [关闭]

  6年多了,我已经把这里当成属于我的自己的家,我的另一个故乡,虽然远离那片生我养我的地方,但这里有另一番温暖,它已经不只是一个养家糊口的地方,因为有奋斗的痕迹,因为有了感情。“回家”仿佛就是定义在过年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这样的字面含义上,连我自己都觉得,如果不是我的家人居住在那里,大概十年八年我都不用回去,或是也不想着要回去。

  两年没回家了,当我细数是两年还是三年的时候,我发现,那个从小玩到大的地方,依然惦恋在心底,像花儿一般,到了它要绽放的时候,总是不经意间。

  两年,想起来挺长,过起来仿佛眨眼。我要回家了。家里人听说我今年要回家,提前一个月,就已经开始张罗起我爱吃的菜了。回家的前一天晚上,我没想到自己失眠了,我想着回家给家人带的礼物他们喜不喜欢,屈指可数的几天怎么安排,如何走亲戚才能最大效能利用时间,不知道家那边现在是什么样子……突然手机一阵“路上慢点开车,我还真挺想你的”更没想到姑姑这么晚也没睡着,在想我呢。这一刻,谁能不掉两滴金豆子。家,已经不是简单的三口之家,还有更深情的亲情。

  汽车在高速上跑,很多朋友都劝我不要开车回家,十几个小时再加七八个小时,来回太辛苦,现在交通那么发达,飞机,火车,以后有了高铁,还更加方便。可每年我们都是坚持开着我们的小车,一路奔回去,为的就是给家人带点这边的特产,每个亲戚都照顾到。虽然不值钱,但这是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丝心意。累点儿,一年顶多一回,能行!

  层叠的山峦迅速向后飞驰,“儿子,看,看到大山,就快到妈妈老家啦!”我兴奋的跟我宝贝分享着我的喜悦。不仅是这样,从北京以南的雾蒙蒙走向蓝天白云,我也知道,是快到家了。

  在市区姑姑家呆了一天,转站到我的小山村去,这里才是我所有的乐趣与记忆。

  村,还依然是那个村。记得两年前,我家周围就已经都拆迁了,附近建了楼房,随着城镇化的发展,都被上楼了。我家,就像一个盆地。两年以后,这里依然还是那个盆地,楼房多了不少,显得盆地更深更小了。我的家,老样子,估计不拆迁是不会有啥变化了,三间红顶瓦房,到家里大门的胡同,土加石头,路面依然坑洼不平,一双小白鞋,顿时成了银灰色。家里面倒是重新修过了,两年前,屋顶漏雨,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后来全部重新换了新瓦,掉了新顶,墙面雪白,还搭了新炕。这热乎乎的炕头,是我最骄傲的。从记事起就一直睡在这上面,最多的时候一炕上挤下六七个人,那时好像也不讲什么你的我的,亲戚朋友来,大家都睡在一个炕上,聊天聊到深夜。冬天的时候最有意思,炕头最热,爷爷喜欢睡,他有老寒腿,炕稍儿奶奶睡,她怕我们冻着,自己睡最凉的地方。奶奶总会把火烧的旺旺的,我们睡在上面就像烙饼一样,这面烫了就换一面接着烫,如果室外温度比较低,就能享受到被窝里面烙饼,最口哈气连连,鼻子尖冻冰的体验,想起来简直是自己都笑合不拢嘴。那时睡炕也不上火,现在坐在炕上,煲会儿屁股就吃不消了,不一会儿脸都红的跟小丑一样。

  家人知道我回来,都到我家聚齐了,省的我赶路,伯伯、姑姑、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侄子都上高中了,一大家子人,好不热闹。他们有一半以上,到我家来都没认出我,包括我妈妈,“笑问客从何处来”,直到我开口称呼他们,他们才拥我入怀,拍着我的后背说,以后常回来!我这人,泪点低,这场面,掉了满地金豆子。他们的家庭都不富裕,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我也是,只不过多读了几年书,碰上了好机会,干的活比他们来说轻松些,但不管我们做着什么,生活得怎么样,这么多年,我们的感情没有变,我们依然坐在一起,回忆着过去,谈着现在,展望着未来。我最神往的,还是我记忆中家里这四季分明,宜人的气候,配合气候的那些山里人专属的活动,还有吃食。记得春天,漫山的梨花、桃花、杏花盛开,映山红也红遍山坡,生机盎然、花团锦簇,看着都醉了。山上长出各种野菜,我们背上工具,上山就是大半天。用野菜做陷,柴火大灶贴的棒面饽饽,外焦里嫩,馅稥皮薄,想起来口水直流。夏天,绿树成荫,傍晚太阳落山,坐在门前,几阵小风吹过,煞是凉快,用不着空调这种高端武器。每年这个时候,几乎都会发个小洪水,雨量大又无害的那种,洪水一过,河边热闹非凡,洗衣服的、捉鱼的、游泳的、嬉戏的,连开车经过的路人,也不禁下来一起玩耍一番;秋天,各种果实成熟,黄的梨子、青的苹果、红的山楂、粉的桃儿,还有那野树莓、野葡萄、野梅子(俗称“苦蕾子)、野猕猴桃(俗称“杨桃”),还有栗子、核桃、榛子,漫山瓜果飘香,光是它们挂在枝上,就够在树下留半天口水了,所以我们从小就练就爬树的本领,这样就可以吃到又大又肥的,等在树下看真是有点自虐。这个时节,还有我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秋雾下了以后,有了露水,去做那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小竹筐,跟着大人天不亮就钻进大山,因为太阳出来蘑菇就枯萎了,我们就在日出前后,翻几座山,找着一把把的小伞,大人是为了采回家吃,我就是为了看,为了好玩。我认得的几种蘑菇:松树下面的松蘑,雨伞大大的、肥肥的,摸上去滑滑的,闻起来更是特殊的奇香;肉蘑,蘑如其名,粉粉的,肉肉的,可爱极了,伞小腿粗,典型动画片中蘑菇房子的造型;草蘑,一颗一颗,亭亭玉立,身材纤瘦,撒点斑驳的树影,映上野花野草,比画可美上一万倍。等枫叶变红了,其他叶子都黄了,只有松柏长青的时候,到处充满着诗情画意,仿佛“人在画中游”,美得自己都不敢再回忆了;冬天自然是银装素裹,雪最大的时候踩上去可以莫过膝盖,放眼望去,白的雪、红的瓦、灰的墙,是一种色彩美和朦胧美的结合。大雪终日不化,雪地里,用树枝支一个筛罗,下面撒上些许米粒,树枝底部绑一根线,拉到屋檐边,坐在屋檐下,静等小麻雀来吃食,被逮住的小麻雀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我把它们都放走。那时候没有滑雪这项运动,我们就到河里滑冰车,几块木板钉一个类似板凳似的雪橇,家里桶炉子用的铁签子当雪仗,high得起劲,摔倒也不疼。我们老的少的小的一起聊的不亦乐乎,日子都一去不复返了,气候和环境随着大趋势变化,很多活动都不能完成了,但那一双双眼睛透出的温情,没变,无可替代,不可比拟。我不禁想到了“不忘初心”,我最喜欢的四个字,温情,没有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流远,还是那样浓。每年到家,都这样浓情蜜意,都要把记忆的美好翻出来享受一番,从不觉得厌烦,反而更加美好。

  回忆了一番美好,但现实依然有些失落。物质生活的好坏影响不了亲情,但会影响家人的日常生活,尤其是公共设施的缺乏,直接影响着人们的幸福指数。这次回家,体会最深的就是那里的公共厕所。我们那边农村家里都没有卫生间,也没有设置卫生间的条件,平时都是去公共厕所方便,虽然都是最古老的那种,别提“无明显异味”,没有明显暴露物就谢天谢地了,但起码还有个方便的去处。我弟弟找我借车钥匙,我随口问他,去哪啊?他很自然的回答我:“去厕所!”原以为是他懒,一脸不屑看着他:“不借,上个厕所还用车!嘚瑟什么啊!”他反倒跟我讲起理来了:“姐,你看外面多冷啊,你不知道这厕所离咱们家有多远!平时就算了,你这不回来了么,有车就借我用用呗!”我还是不信,跟着他一起去了,果不其然,原来厕所的位置建起了楼房,其他的也都拆了,最近的一个,距离也一千米之外了,搞不好还得排队,要是赶上三急可真是不能怪人家不文明了。不禁想到了第二故乡的豪华公共卫生间,平时见惯了,觉得无所谓,闻了有异味还嫌弃来嫌弃去的,现在想来,随便一个最不好的装在这里,立马幸福指数倍增!这场“厕所革命”什么时候能革到山里的这样不算角落的角落呢?盆地里剩下的20来户人家也要吃喝拉撒啊!我当时都有拉着大家到村里上访的冲动,想到大过年的人家也不上班,算了。我建议他们在马上到来的改选中,到村里提一提这个急需待解决的问题,不知道这些老实的农民会不会听我的,算了。普遍的说,家里的生活条件也得到了一定的改善,但需要改善的还有更多,不提了,北方的女子,回到了北方,不讲究,能让我跟家里人美美的吃一顿,全家的幸福指数都上去了,足矣。

  我的第一故乡,虽然没有第二故乡富裕,但每天夜是繁星满天,昼是蓝天白云,家乡市区在打造旅游城市,创建文明城市,保护绿水青山,就是守住金山银山,真的挺好的。

  昨天我从第一故乡奔回来了,高速上连续开了四个半小时都没觉得累,另一种激动。我的两个故乡,我的两个家,我都爱,我的爱,把他们永远连在一起,不能分开。(南通 刘东鸽) 

 

中国文明网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