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 要闻 | 联盟联播 | 文明播报 | 主题活动 | 讲文明树新风 | 文明创建 | 道德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 | 专题报道 | 工作展示 | 南通文化
几位85后90后在凤凰文化广场的创业故事
发布时间: 2017-09-29 10:58:00     来源: 南通文明网     [关闭]

  

▲杨济妤,1988年生,上海戏剧学院表导专业。

  有些人的梦想,搁浅于脑海,停驻在无风的港湾;而有些人的梦想,直挂云帆,即便前方惊涛骇浪。

  在南通首座综合型文化Mall——凤凰文化广场,几位85后、90后,背上梦想的行囊,在创业中探寻未来。

  杨济妤:褪去明星光环拓荒话剧

  初见杨济妤,是奇妙的淡淡的惊艳,宛若百合。在她脸上,有杜鹃、汤唯、周迅、李小璐等明星的影子。

  她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却回到南通拓荒话剧事业。2015年,27岁的杨济妤创办小小妤剧社,今年5月来戏剧场开业。

  “一个女演员最好的年华是20-35岁,在事业上升期做话剧,真搞不懂你。”同行不解。

  “你就是不知足。”家人嗔怪。

  话剧《柔软》里有句台词: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最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张剑峰是唯一支持我的朋友。”这位二十多年的知己,经常一语点醒杨济妤,“执着会产生奇迹,‘彩虹’不就是奇迹吗? ”

  这奇迹,发生在8月27日晚。

  5位来戏剧场的素人,与上海彩虹室内乐团合作创新交响音乐剧《仲夏夜之梦》,门德尔松的音乐和莎剧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邂逅。

  演员超常发挥,杨济妤惊呆了,忘了腰伤隐隐作痛。

  前一晚,杨济妤利用排练间隙,戴着耳机在线上英语课,边听边后退,猛然坐空,右腰狠狠刮在立方凳的尖角上。顷刻,一长条鲜血洇出了米色上衣。回到房间,衣服已经粘在伤口上撕不下来了。

  “一周五戏同排,一直担心《仲夏夜》夭折,结果戏没夭折,某人真的腰折了。”杨济妤自嘲。

  彩虹乐团非常满意,“这是全球首演,好好磨合,争取世界巡演。”

  演员感慨,“真想沉浸在这梦里,不愿醒来。”

  杨济妤也曾做过明星梦。高中时她被通籍导演范小天看中,和胡可、黄觉合作电视剧《风月》。在上戏就读期间,签约拉风娱乐。陆续出演多部影视剧,收获大批“小鱼粉”。身在云端的杨济妤却情绪低落,“现实和当初想的不一样,我毕业后跟过话剧团,在舞台上有戏剧的沉淀和灵魂的释放,但拍偶像剧,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演。”

  “不能走下去了!必须趁着年轻,做一件一辈子值得怀念和感谢的事情。”

  疲倦,焦虑,失眠,憔悴,分分钟面临破产,身兼经营者、导演、编剧、文案,事无巨细。“但我的精神很富足。”杨济妤浅笑。

  深夜,剧场空荡荡的。朋友心疼地说:“放弃吧,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对!我不仅不撞南墙不回头,还要穿墙而过。”杨济妤的声音被黑暗吞没。

  会员制推广不顺利,没有盈利点,投入全部片酬只是杯水车薪。杨济妤正推进儿童戏剧培训课程,“孩子将来不一定成为演员,但人生一定会因此大放异彩。”与《仲夏夜》同排的4台儿童剧中,许多孩子是头回登台,短短几天脱胎换骨。

  杨济妤考虑,“戏剧单从儿童开始还不够,得让更多的成年人加入进来。”“来戏”暗合南通话和英文中戏剧一词play,走进剧场你就是演员,在戏剧沙龙的预设主题内尽情入戏。

  “一路走来,每次遇到困难,总会出现转机,或许是一件事,或许是一个人。”8月9日,杨济妤去广州参加戏剧研讨会。名导陈薪伊的女儿王筱頔在广州创办小剧场,坚守10年。“南通是话剧之乡,你没有理由做不起来。”濮存昕鼓励她,“好好做,做起来了我们去支持你。”

  杨济妤满血复活,“我希望用5年完成,梦想是把‘来戏’做成商业综合体连锁小剧场。”

  褪去明星光环的杨济妤释放出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芒,她的梦里,有大家的梦。

  徐鹏:让南通变成有趣的地方

  得知徐鹏是微信公众号《南通人物》的掌舵人,有点意外。

  三合三舍艺术书店里,一束光将徐鹏笼住,黑衣融入黑色的背景。浓眉细目,哈利波特式眼镜,书卷气中透着不羁。

  “光线的设计给顾客独立的空间感,暗黑色系营造神秘安静的氛围,让人自在地看书。”徐鹏说。

  “三合三舍的名称来自三个人——我、王超龙、佐佐,都是85后。”徐鹏指着黑白极简logo,“老子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有舍有得,是个不停淘换的过程。”

  4月动工,5月开业,除了店面,团队还要负责凤凰广场的美陈。

  三合三舍分三块区域。

  “一楼的众创空间为大学生提供小试牛刀的舞台,以原创手工作坊为起点,作为从学校到社会的过渡。”在徐鹏看来,“南通传统文化和时代的融合度不够,年轻人的想法无处发声,团队希望借助这个平台,传播年轻人的创意作品。”

  二楼是南通首家手作集合平台,包括皮具、银饰、篆刻、滴胶、立体衍纸等。“这些手作我都做过,觉得很有意思,想推介给更多的人。”

  书店进门左侧是一个袖珍摄影棚,“原来设想是融合咖啡吧和纯集会类型艺术书店,提供交流的空间,现在主打观念摄影。”

  招募模特的广告颇诱人:“搭装置,逛废墟,建场景,出镜,出一幅完全属于自己的作品。在黑夜里玩儿奇怪的灯光,在不可能的地方制造雪与火焰!”

  徐鹏解释,“观念摄影是一种小众的艺术表现形式,以抽象画面表达自身的观念。观念为主,抽象为辅。抽出意象,以失焦和模糊的形式表达,每个人的想法就会不一样,引导不同的观念。”

  “懂的东西比较杂,爱倒腾,对于社交和网络传播较有研究,爱好breaking、摄影、料理、b-box。”徐鹏这样概括自己。

  2012年国际物流专业毕业后,徐鹏看似漫无目的,以玩的心态积跬步。

  “充分体验生活,每3个月换份工作,电商运营、服装销售、房地产策划、日料后厨……自学PS、平面设计、摄影,看了很多展览,把摄影和艺术作品融合,变成观念摄影,玩装置艺术。”

  当初无心插柳的积累,派上了用场;抱着非盈利的目的,结果盈利了,《南通人物》粉丝突破7万。

  “有段时间觉得特别无聊,想看看别人是怎么生活的。”徐鹏工作之余就泡咖啡馆,“和熟客聊天,慢慢变成朋友。”

  在他眼中,“每个人的生活百态,在城市的玻璃盒子里,都有独到之处。如同儿时玩的蚂蚁盒子,每个个体都是系统的样本案例,而我,只是想把它记下来。和写作一样,摄影同样是一种记录方式。”

  “南通的人文特色可以更多挖掘,希望这座城市变得越来越有趣,但不能靠一个人的力量达成。”这股合力,在三合三舍你能感受得到。

  丁孙浩、李鹏伟:一直奔跑在路上

  “前面是未经踩踏过的森林——一片对你而言,冒险的、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域。但你仍然要走……”

  这首诗的作者是李鹏伟,一口福建普通话,“我是泉州人,家乡四面环山,在上南通大学前的足迹范围就是县城。”

  通大有一个创业团队Running,经营两家北纬21度餐厅,成员皆为90后,丁孙浩、李鹏伟是领头羊。

  “原来他像韩国小生一样光鲜亮丽,运作Running四年,用脑过度,有点秃了。” 李鹏伟打趣。

  发际线上移的丁孙浩,和马云一个专业,还有同样的大脑门儿,“我是南通人,不过倒没有城里人该有的样子,是外公外婆带大的。在很多人看来,我过早地承担了不该有的生活和压力,不过我很感谢他们一直重视对我的教育。”

  大二时,丁孙浩的第一笔生意是卖二手电动车,“当时就是想贴补家用,给外公外婆买点好吃的,后来在通大办了Running商城。”用户近4000名,配送员23名。

  “老李和我讲,虽然现在Running商城做得很大,最后不过是一家成本更高,管理更复杂的超市,我们应该试着去做一些想象空间更大的事。”丁孙浩忍痛停掉项目,“Running这个名字沿用下来,一是因为团队的很多人依然跟随,二是想牢记我们是输在起跑线上的人,所以别人用走,我们要用跑。”

  今年,丁孙浩被评为“南通好青年”。“老丁一切只会为别人着想,就像照顾自己的外公外婆一样,他能把一帮强大的人聚集在身边。在团队里,老丁是亲爹,我是后妈。”李鹏伟毕业后在无锡当工程师,被丁孙浩三番五次“骗”回南通。

  有一次,两人在湖边漫步,讨论“什么是强者”达成共识,“以后我们能变得很强,是因为身边的人很强,是一个组织的强大,而不是个人的强大。”

  北纬人才计划应运而生,本质是“把我所有的给你”。

  “最有用的知识都在教科书里”,李鹏伟把自学社会学、心理学、经济学、金融学、管理学等的心得投入人才计划。

  “人总要成长,需要被环境引领,希望大家都学点知识和技能,将来总有一天能用上。在这里,除了面包,要给他们更多未来的可能性。”C语言、视频制作、PPT、Excel等,“两个月掌握一项技能,算下来,大学期间能掌握多少技能啊。”

  李鹏伟曾独行中国一半的省份,他带领小伙伴在旅途中体悟人生。“到了山顶,所有的疲惫烟消云散;下山时,以前经历的都是过眼云烟。”

  下午3点的北纬餐厅,没有一丝烟火气,弥漫着艺术气息。

  公益远方书屋源自两人在校期间不约而同做的一项公益。他们去宿舍和培训机构收集旧书,捐赠到贫困山区或社区,从一个学校的活动延续至今。“哪怕影响一个人,都功德无量。”李鹏伟说。

  行走50多个国家的学生摄影师姚舜,喜欢爬雪山和体验生活的作者和摄影者杜鹏,走进大山支教的毕业生凡迪,为设计之美而废寝忘食的理科生赵德尉……梦想Home墙上的作品或许青涩,是展示,更像宣言。

  当梦想之翼划过天际,那是敢于起飞的勇气。

中国文明网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