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 要闻 | 联盟联播 | 文明播报 | 主题活动 | 讲文明树新风 | 文明创建 | 道德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 | 专题报道 | 工作展示 | 南通文化
探秘“雪龙”号科考船 它其实并不高冷
发布时间: 2018-05-02 10:30:00     来源: 南通文明网     [关闭]

  

 

  “中国龙”极地航行 

  “雪龙”有着不一样的“大脑” 

  到达“雪龙”号的基地后,我们蓦然回首,发现这个基地就在大名鼎鼎的上海浦东“五号沟”附近。“五号沟”是一个有着多重含义著名的地标:它既是大江与大海的拥抱之地,是“黄金水道”长江深水航道的起点;也是上海长江隧道、沪通苏大通道、沪陕高速公路G40的零公里处;未来,正在规划与建设中的沪通铁路也将从五号沟附近通向浦东腹地。

  幸运的是,我们抵达时,同时见到了两艘比邻而居的“明星舰船”:上游的“海巡01”,下游的“雪龙”号。“海巡01”是我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装备最先进、综合能力最强的公务船,它同时具有海事监管和救助功能,被誉为中国海事的“旗舰”。“雪龙”号是中国最大的极地考察船,也是中国唯一能在极地破冰前行的船只,因而是中国极地科考的“旗舰”。两艘分属海事与海洋管理部门的“旗舰”,有着一次全球关注的“携手会战”的历史:2014年3月、4月间,在马航客机失联后,“雪龙”号与“海巡01”先后前往印度洋东部水域,担任中国搜救船队的现场指挥船(即旗舰)。

  登船后,我们首先来到了船艏上部的船长室,见到了正在值班的朱兵船长。今年45岁的朱兵船长,来自如东县丰利镇,投身极地科考研究已有20年,2016年起担任“雪龙”号船长。两年里,朱兵指挥“雪龙”号完成了3个航次的极地航行——两次南极、一次北极。

  在朱兵船长的带领下,我们登上了驾驶室。“雪龙”号的驾驶室位于艏楼的最上一层,驾驶室留给我们三个突出印象,一是视野特别开阔,前后左右达到了360度视野全覆盖;二是面积特别大,几乎是相同吨位船舶的3倍有余;三是位于船艏,而不是传统的船艉。

  朱兵船长证实了我们的判断,并希望我们自己寻找原因。

  我们首先找到了驾驶室360度视野的原因:“雪龙”号是一艘维他斯·白令级破冰船;在执行破冰任务时,经常需要前进和后退;驾驶室前后左右全方位的视野,正是为了在破冰作业时便于船长指挥。

  驾驶室位于船艏,船员和科学家的生活区位于船艏,而不是位于机舱上方的船艉,这是极地破冰科考船的惯例,既是为了便于操作、驾驶、破冰,也是为了给长期生活在船上的工作人员提供一个相对安静的较好的工作与生活环境。

  驾驶室主要分为四个区域:前排正中的驾驶台,前排左舷的由几张沙发围合的会议区,中部的海图室、后部的通讯机房。朱兵逐一向我们作了解释。平时航行,不需要船长操心,他本人不用登临驾驶室“发号施令”,驾驶室里只有一名驾驶员和一名水手值守。只有在实施破冰作业和穿越西风带行,船长必须亲自操作,查阅海图,接收天气与海况预报、冰情预报。这时,考察队临时党委和指挥部成员都会集中到驾驶室,进行重大决策。船长本人也是临时党委和指挥部成员,重大决策的参与者。而在作出破冰与穿越西风带的重大决策时,船长不便离开驾驶室。临时党委和指挥部的会议便搬到了驾驶室。

  “可以说,驾驶室就是‘雪龙’号的大脑。”朱兵说。

   

  船员休闲室。记者彭军君 

  “雪龙”号处处透出家的温馨 

  健身房、篮球场、游泳池一应俱全 

  登船走一走,瞧一瞧,我们发现,其实雪龙号并没有大家看起来那么“高冷”,倒是处处透露着家的温馨。

  在长达近半年的时间里,“雪龙”号航行在浩渺的大海上,就像一个远离世事的社会,船上活动范围有限,生活也比较简单枯燥,队员们的活动范围,就是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尤其是南极科考海上航行长,期间要经历西风带的剧烈摇晃,以及南极的漫漫极昼,这些对船员、队员的心理和身体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工作之余,如何给枯燥的生活增加些乐趣呢?其实,“雪龙”号这艘流动的国土,就像是一个“微缩版”的社区,除了必须的生活设施外,分布在不同楼层的“微型”篮球场、“海景”健身房、“海水”游泳池、乒乓球室等一系列休闲娱乐项目,都是队员们经常光顾的地方,可谓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

  你能想象吗?穿梭在大海星辰中,海浪拍打着船舷,拉开健身房的窗帘,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眼前烟波浩渺的海水,这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待遇哦。惊叹之余,我们仔细地环顾这间位于B1层的迷你健身房,跑步机、椭圆机、哑铃等健身器械一应俱全。如果这还感觉不过瘾,可以来到位于B2层的游泳池、桑拿房来一个运动spa,放松身心。但比起普通的室内游泳池,想在这儿游泳,那你可必须得有“两把刷子”。由于空间所限,雪龙号上的泳池并不宽敞,但水深却足足有两米,站在游泳池旁往下探脑袋,一阵晕乎。带领我们参观的三副谷龙成说,这游泳池所用的水,都是从洁净的大海里新抽取上来的海水,可谓“天然海水”游泳池。在泳池隔壁,是一间只能容纳三四人的汗蒸房,“游泳上岸后,蒸一蒸,去去湿气。”

  在船舱的B2层,还有一间微型的篮球场,地上铺着黄色木地板,篮球架、篮筐、记分牌,一样不少。雪龙号上的年轻船员不少,工作之余,年轻人们随着大洋上一起一伏的涌浪,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厮杀,倒也乐趣无穷。

  初探“雪龙”号,我们就像走“迷宫”一般。谷龙成说,其实船舱的一至六层是配有直达升降电梯的,平时他们也会搭电梯前往目标楼层。我们跟着钻进电梯,电梯不大,5名成年人同时进出显得有些拥挤,但速度还挺快。

  位于船尾后甲板上供直升机起降的停机坪和直升机库,是我们参观的最后一站。在北极科考中,直升机在科学考察、后勤保障、极地救援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遗憾的是,目前是“雪龙”号处于回港修整期,直升机并不在船上,橙红色的停机舱大门紧闭着,我们只能穿过一旁小舱门进入停机舱,感受其在冰天雪域中振翅飞翔。

  

 

  船员在『雪龙』号上打篮球。 

  在餐厅体验极地餐 

  最为珍贵的是能吃上绿色叶菜 

  这一次,我们还在“雪龙”号上“蹭”了一顿饭。

  “雪龙”号上的厨师长秦冬雷,也是读者们的老朋友了。采访当天,正好轮到“秦大厨”值班,我们也有得以品尝到家乡厨师带来的“雪龙大餐”。炒豇豆、炒空心菜、清蒸鲳鳊鱼段、红烧排骨、老母鸡汤……二素二荤一汤,色香味俱佳,大家伙儿吃得意犹未尽,个个“光盘”。

  我们注意到,50平方米见方的厨房里,烤箱、蒸炉、炒炉、电子秤、微波炉、电磁炉、绞肉机、搅拌机、压面机、电饼铛、豆浆机……一应俱全,在显眼的位置都标识了不能使用明火等字样。除了不能用明火,别的跟陆地上的酒店厨房没有区别。“所以,我们不少菜都是蒸的。”在厨房间忙碌的秦冬雷说,每次登船起航,大家伙总是笑着打趣说,担心自己吃胖了,“怎样让队员们吃得营养又健康,确实得动动心思……”

  “今天有炒豇豆、炒空心菜,这要是在外出航行时,那可是最珍贵的啊!”边吃边聊,秦冬雷说,“蔬菜最珍贵了。”绿叶菜保鲜时间有限,多年经验表明,当船航行到一周左右时,绿叶菜就放不住了,保存时间比较长的就是萝卜、土豆、大白菜,以及玉米、藕片等一些速冻菜。接下来,当萝卜、土豆、大白菜逐渐变坏后,船员们就只能靠荤菜和速冻菜度日了。“在陆地上生活,根本不可能理解长期吃不到绿色蔬菜的痛苦。”每次从上海出发,到达南极前,船上会在澳大利亚进行补给,那几天吃上新鲜蔬菜的日子比过年还开心。但是吃不了几天,大家就又回到吃速冻食品的日子。

  “发豆芽,做豆腐,是船上的前辈们想出来的法子,也一直沿用至今。”即便食材单调,作为厨师,他还是要绞尽脑汁变出点花样,尽可能让科考队员有食欲。为此,秦冬雷和船上的厨师们一直保持着自行发豆芽的传统,“那些没有绿叶蔬菜的日子里,豆芽是最鲜美的食物,就算是拿肉来换也没有一个人愿意。”他粗略统计了一下,一路上发了300多斤的豆芽,可以在仅剩大白菜、土豆时,让队员们吃到了第三样素菜。

  吃完饭,我们将餐盘送回厨房,有一处专门回收食物垃圾处。绕到第二餐厅的后面,我们看到了两只大的垃圾桶,上面分别标有“生活垃圾”和“金属玻璃制品”的字样。“南北极是地球上的最后一块净土,作为一条穿梭于南北极的船,我们对环保的要求是很高的。”来自海安的“雪龙”号事务主管缪炜告诉记者,后勤人员每天都会把生产的食物垃圾进行粉碎,纸质和布制垃圾进行焚烧,塑料玻璃铁制品垃圾则打包回收带回国内处理,以保护好南北极的生态环境。

  我们短暂的“雪龙”之旅结束了。中国的极地之旅还将继续,雪龙号的航程还将继续……

  记者 朱晖斌 彭军君

  “雪龙”名片 

  “雪龙”号,中国第三代极地破冰船和科学考察船,原为乌克兰赫尔松船厂1993年建造的极地运输船,中国进口后按照极地科考船需求进行了改造。

  “雪龙”号的主要参数是:舰长167米,舰宽22.6米,型深13.5米,吃水9.0米,满载排水量2.1万吨,最大航速17.9节,续航力19000海里,能以1.5节航速连续破冰1.2米(含0.2米雪)前行。

  “雪龙”号设有大气、水文、生物、计算机数据处理中心、气象分析预报中心和海洋物理、海洋化学、生物、地质、气象和洁净等一系列科学考察实验室。“雪龙”号装有可调式螺旋桨,航行时操作灵活,有利于破冰。船体用E级钢板制作,即使在零下40℃的严寒气候条件下,也不会变形。该船可运输杂货、大型重型货物及各种车辆、冷藏货物、贵重货物、集装箱以及各种油料。

  值得一提的是,“雪龙”号装载的特种集装箱产自中集南通基地。

  “雪龙”号的名字,来自中国南极科学考察事业的奠基者和组织者、原国家南极委员会主任武衡院士。其中,“龙”代表中国,“雪”意味着南极的冰雪世界。目前,“雪龙”号足迹遍布五大洲、四大洋,创下了多项中国航海纪录。

中国文明网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