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 要闻 | 联盟联播 | 文明播报 | 主题活动 | 讲文明树新风 | 文明创建 | 道德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我们的节日 | 专题报道 | 工作展示 | 南通文化
纪录片编导夏骏:构建中华文明的影像档案馆
发布时间: 2017-09-29 15:49:00     来源: 南通文明网     [关闭]

  

   昨天,正在南通紧锣密鼓拍摄大型电视纪录片《张謇》的纪录片大咖夏骏应邀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为欢庆南通报业读者节,夏骏欣然与本报读者座谈互动。

  一个恋乡的人:拍摄《张謇》 二十年的愿望实现

  9月21日,知名南通籍导演、原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制片人夏骏出任总编导的大型电视纪录片《张謇》在状元出生地常乐开拍。开机仪式在张謇先生123年前创办的颐生酒厂举行。

  对家乡的人和家乡的事,生在如皋雪岸、毕业于如皋中学的夏骏,总是充满热情。

  特别是对如皋女婿张謇,夏骏可以说是尊崇备至,魂牵梦萦。“如皋人张驹为张謇科考冒籍事敲诈勒索,最后如皋丧失了一个出状元的机会,可耻也可惜,但还算好,如皋人吴道愔为他生下唯一的儿子张孝若,立下大功。”

  但是,在上大学前,夏骏压根儿就不知道家乡有这样一个状元。直到在北京学习时,接触晚清和近代历史,看了几部相关传记后,张謇的名字深深扎进了夏骏的心田。入职央视,夏骏是第一批具有硕士资格的媒体人,当时,他经常回南通和同行交流,其间,多次参观了张謇的纪念馆,近距离接触张謇,开始思考张謇在中国近代史上的独特性。

  那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夏骏觉得,张謇是南通唯一可以称为“伟人”的。他想拍一部片子解读这位家乡的伟人,他开始思考:张謇到底伟大在何处?

  “拍张謇的愿望,至少有了20年。”夏骏说,“此后,我读了大量和张謇有关的材料。”

  机缘巧合,2003年,夏骏在制作12集纪录片《居住改变中国》时,接触到一个崇拜张謇的青岛商人,愿意投资拍摄纪录片《张謇》,为此,夏骏做了一个6集的初步方案。但由于这名青岛商人事业不顺,资金紧张,这一项目又搁了下来。

  “这6集的简单方案和目前拍摄的,有一半是重合的。”夏骏爽朗地笑道,“虽然撂下了,但让我深度接近了张謇,更深入地了解了他,热情更大了。”

  央视的《话说长江》《再说长江》里没有南通和张謇一个字,这让夏骏耿耿于怀,“当然,这和拍摄时南通的经济格局和地位有关,也和片子的定位有关,第一部是拍风土人情,第二部是反映改革经济成就,而我是从历史文明的角度切入。但是,南通作为首批开放的沿海城市,在第二部中也不应该被忽略。”夏骏坦言,“即便是讲近代历史文化,长江的东西很多,换了别人拍,也可能不来南通,我来,一是对家乡的特殊感情,二是知道张謇的历史地位和贡献。”

  《长江》第三集《现代脊梁》中,夏骏用了10分钟左右的篇幅,浓缩了张謇的成就,对张謇作出了高度评价,称他为“现代南通的缔造者”,“他的杰出贡献成为近代长江历史的光荣,他是长江无愧的骄子”。

  去年,《长江》在南通更俗剧院首映,感动了家乡的观众,南通市委宣传部邀请夏骏制作纪录片《张謇》。至此,水到渠成,夏骏20年的心愿实现了。

  从领命到开拍,不到一年,迄今三分之一已完成。

  如此高效率,既是因为有夏骏20年来的知识储备和深入思考,也来源于他对家乡的爱恋和深情。

  在《长江》第五集《地久天长》中,夏骏还不吝篇幅,浓墨重彩地展现了“长寿之乡”如皋,蟹黄包、烧饼、如派盆景、东方大寿星园、李昌钰等一一亮相,解读着家乡的生态智慧和长寿密码。

  夏骏大笑:“我是一个有私心的编导。” 这样的“私心”,是一种可贵的情怀。

  他凝望窗外,狼山无言,江水滔滔。

  一个自信的人:用记录形态构建 中华文明影像档案馆

  夏骏的自信,体现在他的野心上。

  《东方》《中国农民》《解读上海》《川魂》《千年青城》《汉江》《正道》《读书的力量》《长江》……几乎无一例外,夏骏都从历史文明的角度,从全球文化的视角,来记录中国。

  他说:“这30年来,我做的事,可以用两句话概括——用记录形态构建中华文明的影像档案馆,以思想力量解读中华文明的历史密码图。”

  难怪,业内人赞誉他是“最有使命感的媒体人”。

  夏骏在拍《张謇》时,牢牢地把张謇放在人类文明史的长河中来观照。他认为,张謇的伟大之处,在于贡献是立体性的,价值观是普世性的,张謇的历史地位和价值被远远地低估了。他拍《长江》,是为长江正名,长江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拍《张謇》,为张謇正名,张謇是近代史上的伟大人物。

  夏骏思路缜密,侃侃而谈,纵论张謇的“五个伟大”。

  张謇是伟大的设计师。他不仅仅是近代南通城的设计师,设计了交通、教育、福利、劳工等体系,也参与了中国近代政治、社会的设计,他是国体的设计师,从立宪、帝制到共和,他是共和的缔造者之一,也是中国实业、水利等建设的设计师;张謇是伟大的教育家,用先进的理念建立了南通教育体系,作为灵魂性的力量创建了中国最强的华东教育体系;张謇是伟大的政治家,在激烈的变革乱局中,他作为民国的核心领导人之一,以仁爱之心倡导和平、建设、理性过渡,他始终坚持站在民众的立场考虑问题,以民众的福祉为指向,他的人民性取向根植于中华民族的价值选择,散发着不朽的光芒,他的价值观是中国政治的定海神针,像秤砣一样有力量,他没有政客的小团体利益选择,是政治家的抱负和理想;张謇是伟大的实业家,是中国近代轻工业之父,建立完备的轻工业体系;张謇是伟大的状元,留下千万的文字供后人研究其建国方略、经营思想和经验教训。

  “张謇是合成型的伟人,他是一个从草根成长起来的奇迹。他的出现,是中西方文化碰撞的产物,也是中华优秀文化的成果,凸显了中国优秀文化的力量。”夏骏总结说,“这部《张謇》,当然,也不可能是对张謇最精确的评价,但肯定是最接近应有评价的作品。是有史以来,对张謇的事业、人格最为全面立体解读、评价的作品,也是集纳了最多学者评价的作品。”

  “张謇能有五个伟大,背后是他遭受的苦,用他的艰苦、勤苦、清苦成就了民众的幸福,他是在普度众生啊!” 夏骏动情地评价,“张謇是中华民族的人间耶稣,是圣人!”

 

  一个谦逊的人:我不过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夏骏透露,《张謇》将采访上百位学者。

  在《长江》《汉江》等中,夏骏也都采访了葛剑雄、魏明伦等上百名国内知名学者、教授。“在纪录片业界,似乎只有我一人在做着‘知识分子电视’,说到底,电视对我而言不过是工具,目的是完成一个当代知识分子的可能追求。”他说,“我在作品中,要反映中国当代历史文化学术最前沿的东西。我的作品有思想深度,有影响,不过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夏骏回忆,大学二年级的暑假,他读完了《鲁迅全集》,做了1700多张卡片。读研时的毕业论文是《中国电视片艺术论》,是中国电视片评论的第一部专著,研究了当时央视的10位导演,对他们一一点评,无人不服。上世纪80年代末,夏骏和“走向未来”丛书主编金观涛合作时说:“一大群学者在河的一边,大众在河的另一边,我想成为一座桥,我的使命就是把思想传给大众。”这是夏骏年轻时的理想,虽然当时有些朦胧,但后来越来越清晰,“我要做大众与思想的桥梁,要把一流的思想传播出去。”

  “学术思想的电视化在中国有启蒙意义。”夏骏对自己的作品有明确的定位,他不把拍片当作一门生意,不会只为养家糊口或名利去拍片。“在纪录片这个行当里,现在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拍历史文化片,我的作品,记录中华文明,传播先进思想,讲究经典性价值,所以,就是赔钱,我也会拍。”

  谈到未来的打算时,拍过黄河、汉江、长江的夏骏,还想拍淮河,甚至,还在筹备重拍黄河。对大河文明的变迁,夏骏情有独钟。

  “60岁以后,我准备花五六年时间,写一本巨著。”夏骏说,“我要整理千万字的采访笔记,那都是一流学者对中华文明、对当代社会的认识,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记者 宋捷 朱一卉

中国文明网联盟